【城市故事】子倫:臺中城市想像?共享城市與市民參與

韓國清溪川為當今首爾市象徵(子倫攝)

近年來城市市民參與權利聲浪日漸高漲,但台灣對於市民權利認識仍十分有限,其中城市的多元想像更有待加強。回顧十年來台灣的城市發展,幾乎都被實體空間的爭奪所佔滿版面,卻忽略一個城市的軟性空間的成長。常駐於臺中的我們,不時可以聽到臺中要成為怎麼樣的城市(胡前市長即希望成為新加坡),或是看到臺中要蓋怎麼樣的建築。例如台灣塔的建造仍普遍在市民之間所討論、或是探討建築實體空間保存、如何老屋再造。然而臺中仍缺乏更多元城市想像。換句話說,臺中市即使換了政黨,對於城市想像也沒什麼改變。

城市多元想像與臺中文化?

城市的多元發展不能只有「歷史的保存追思」以及「經濟邏輯下的開發」兩種選擇,更可以有軟性空間、多元文化的想像。但說到文化的想像,臺中人或許會覺得:「我們有國立公共圖書館啊!」、「我們有國家歌劇院阿」、「我們有秋紅谷阿!」,但這些文化頂多是「建設」,而建設是硬空間,無法讓一個城市市民文化呈現軟性成長,臺中文化若停留於「建設」充其量證明著臺中不是一座「市民城市」,換句話說,臺中還在「被發展」,被統治「建設」著。回想臺中之所以被稱為文化城,不在於它有多少個先進、國際性的文化建設,而是在於市民(仕紳)對於當時國家(城市)一種責任,參與公共事務的責任,才因此有了文化城之稱。但臺中現在的文化卻以殖民式、發展思維的文化建設說明自己的「文化」,似乎這「文化」在往後退。

共享城市(Sharing City):以共享找回社區鄰里

臺中市面臨大規模重劃、都市更新,事實上臺中的鄰里幾乎都被破壞殆盡,文化是被「建設」出來,絕非由下而上的呈現,竟然臺中仍屬於硬空間的文化建設,那麼有軟空間由下而上的社區培力嗎?這就可以借鏡首爾市。

亞洲近年來重要城市逐漸推廣「共享」的概念,讓城市多了些社區活力,首爾市於2012年9月宣布「首爾共享城市宣言」,之後台灣媒體有許多報導首爾市政府的共享城市,包含合作社、社會企業的成立。對於首爾市要推行「共享城市」的計劃,主要是希望藉由「共享」來幫助人們重新找尋社區的歸屬感,增進鄰里信任關係、減少過度浪費,透過人與人建立社群來解決經濟、社會與環境的問題。依照韓國首爾官方網站資料提供共享城市的四點:

1.提高資源使用率,並獲得更多便利。
2.創造就業機會與附加價值,運用資訊將閒置再利用,增加小額社會企業。
3.以信任為前提,增進人與人之間關係並成為社區共同體。
4.解決過度消費所導致的問題。

首爾成為共享城市是必須有先備條件,包含網路的迅速、資訊的傳達、社會創業氛圍,更重要的是市民的參與。這也是臺中市很大的限制,對於市民參與的想像我們仍停留於「社區總體營造」,而社區營造也總是淪為少數在地勢力、政府收編的延伸,更導致臺中市民難以有更多元的城市參與想像。亞洲許多城市都在做了,臺中的文化還能只停留於「建設」的討論嗎?

市民參與不應該是一種口號,需要行動與實踐外,更需要想像的勇氣。

相關延伸:

突破資本主義框架,首爾市長朴元淳力推「合作社」之城


分類:城市故事
標籤:首爾, 文化城市, 城市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