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側記】20150417農地上種鐵皮−台中違章工廠田調報告

活動完整影片紀錄http://goo.gl/HVUnsi

“ 媁婷:違章工廠造成農地污染嚴重,但弔詭的現實是,我有許多朋友家裡務農,卻在違章工廠上班…. ”

 

“ 小胖:違章工廠侵略農地的問題相當複雜,我常覺得它反映的是工業發展下的農工矛盾,當農業人口不斷轉入工業鏈中,這個問題並非一味拆除工廠就能解決… ”

這周哲學星期五@台中由田調團分享違章工廠侵蝕農地之背景與現況,透過半年實際田野調查,走訪九德、文山、大里區段徵收等自救會,由兩位田調團成員媁婷、小胖進行分享,我們在田野過程中發現違章工廠/農地共存的矛盾,如上述引句中,違章工廠發展的歷史脈絡導致農地違法工用,這個問題成為台灣農地數量、品質大幅下降最難解的課題!

違章工廠現況-農地上種鐵皮

卅○年代起,政府即宣布以農業培養工業為經濟發展方針,經歷六○年代加工出口「家庭即工廠」經濟榮景下,工業與農地、住宅用地重疊情形加劇,據農委會100年度農業統計,台中在特定農業區以及一般農業區的土地,已有23%長期非作為農業使用。違章工廠與農業區大量重疊,違章工廠用地主要蓋在農地,高於在住宅區、工業區的比例。
未登記工廠與農業分區套疊-潭子區、大雅區、神岡區
資料來源:臺中縣工廠GIS案件管制系統和資料庫提升整合計畫案,原臺中縣政府,94

工廠為何不蓋在工業區?

在台中太平、東勢、神岡、新社、大安、臺中港等區,工業區開闢率皆不及5成。顯示尚有工業用地餘裕,為何違章工廠不進駐?田野調查發現,工業區進駐費用高,劃設區塊大,小型工廠根本難以負擔,因此大量違章工廠進入農地,在一次次市地重劃下,這些工廠聚落或許離開一地,又在他地重起爐灶,尋求低成本土地並重新解構當地原有的農業型態。

政策的無限迴圈-違章工廠就地合法?違法工廠即報即拆?

針對七萬違章工廠,符合經濟部就地合法標準的工廠僅約有700間,政策緩不濟急,且通過合法程序嚴苛,須規劃空汙廢水處理、土地規模大於0.5公頃,小資本額工廠難以通過。缺乏整體配套措施下,政策僅要求個別工廠合法,最後的結果是,大型違章工廠就地合法,小型工廠另覓他處,已經遭到汙染的農地與環境一去不回。
林佳龍市長上任後強調自2015年起台中新違章工廠即報即拆,絕不寬貸。聽起來值得期待,然而實際上個人報案承擔的地方政治風險難以想像,如本周田調團欲邀請各地自救會成員來哲五分享,居民的反應是:「我們必須低調些。」在地方派系與資本家角力下,違章工廠議題並非單點式的舉發可以解決。

人在農田蓋工廠,勞動者在鄰近簡陋房屋得居住,但資本投資者觀看土地利益的流動…

解決策略

違章工廠議題需要更多在地公民的關注,集體的力量能降低個人舉報的風險、提升大眾的關注。田調團目前試圖提出的解決策略有二:
一、農地污染整治費用的編列:唯有編列農汙整治預算,才有可能在既有違章工廠拆除後,促使農地得以「農用」,否則缺乏一定效益的土地又會進入炒作開發的模式中。
二、工業區管理辦法修正:降低進駐工業區資本門檻。另解決購買工業區用地售出卻閒置的問題,讓工業區進行實質「工用」而非淪為地皮炒作。

「田地上種鐵皮」簡報下載
「農工矛盾與發展困境」簡報下載

一同關注此議題,連絡台中城市發展田調團

http://taichung-fieldwork.org/contact_us
攝影/廖家瑞

分類:城市故事
標籤:城市故事, 違章工廠, 農地, 區域計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