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調札記】盈如:水湳庄,重劃以後的人生

照片中的阿伯是14期重劃區居民,他已經搬到新租處,但每天早晚都會回到舊住處-水湳庄去拜土地公。對於一個每月要繳一萬元租金、又沒有收入的老人來說,阿伯很幸運的是有社會局的殘障補助,還有一些朋友和兄弟姐妹有時候會拿菜給他。只是,從現在開始十年內,阿伯的重劃拆遷補償費會因為租金支出而花費得差不多了。現在的市政府沒有面對重劃導致的社會問題,十年後,就更不用說了……。

那天下午阿伯帶我去他們的祖厝,在上港尾那,也就是中清路過環中路往大雅一帶,那裡的人幾乎都姓廖。有些阿伯的親戚家在環中路開闢時被徵收,這段歷史還來不及被人紀錄,週遭又被市地重劃和區段徵收包圍,以後會拆到誰家?!

何謂公共利益?台中人好欺負!?

台中市地重劃是田調團長期關注的議題,在老胡仍當市長時,總愛把重劃為政府賺了很多錢、讓地價飆升、地主因此都很開心掛在嘴上,但重劃讓大地主和小地主走向兩種極端的人生。

在重劃區走訪中有時也會遇到大地主,有的甚至會表態說希望剩餘居民趕快搬走、別影響重劃進度,顯然是期待重劃工程趕快完工、趕快配地好轉售。這些人不外乎是過去早就買好地的投資客,或是當地原有的農家子弟。沒有完善的農業永續發展模式,農家子弟如果期待農地飆漲也是理所當然。

大地主在重劃後享受土地飆漲、快速致富的快感,但與住家相依為命的小地主,建築物通常地坪只有20、30多坪,在台中市房價已不同以往的狀況下,面臨拆遷的他們,賣地籌錢是較容易購買新住家的方式,經濟差一點點的人還要貸款,老胡口中的受益者當然不是他們。

原台中市僅剩的農村聚落早在數十年前被規劃為都市計畫區,重劃似乎是遲早的事。但在台中市已被媒體、專家學者點名為空屋率過高縣市的今天,是否不應該這麼快就進行重劃?短短十年內1437公頃的開發,都市計畫真的有一套完善的審議標準、還是依照委員各自專長的自由心證呢?這點真的讓人很納悶。有時候,外縣市的朋友總是問我:「重劃有甚麼公共利益嗎?」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以前常會遇到外縣市的人跟我說:「台中人比較溫和、不太會抗議、配合度很高。」這幾年下來,除了南屯天主堂走上街頭抗議外,部分民間財團辦理的自辦重劃區也有居民向財團提告。但是,由市政府辦理的公辦重劃區,居民卻沒有甚麼抗議行動。我曾在13期重劃區遇到過去7期重劃區的居民,她跟我說她父母當時不抗議的原因:「父母以前經歷過白色恐怖,根本不敢去抗議……」時代雖然已經變遷,但有些事在不同人心中的影響可能不一樣。

文章:盈如
攝影:kai

 


分類:城市故事
標籤:城市故事, 重劃, 水湳庄, 市地重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