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故事】甫承:立全社區田調心得

20150523立全社區田調心得

  這次田調的立全社區位於蔗廍,在區域計畫裡列為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區域,過去蔗廍的路上,也經過了一起被列在名單上的新庄子。這個區域的道路,除了台灣大道和向上路等幹道比較大之外,大部分的道路只有兩輛車的寬度,巷道很難會車甚至不方便通行。至於建築的部分,聽子倫說這個區域的房子,是在建築法規比較寬鬆的時候搶建起來的,建物幾乎都緊密連接著道路,沒有多餘的緩衝空間。這個區域多數是八、九零年代的白色方磁磚建物,也摻雜舊式三合院、現代設計感的新興建築,還有已經不常見的土埆厝。區域計畫裡形容新庄子和蔗廍地區「區內道路狹小,公園等公共設施缺乏,有強化防災能力之必要。」的確,簡單對地景的觀察,這裡的狀況就像區域計畫所描述的樣子。


巷道狹窄,居住空間擁擠的立全社區一景(圖:黃子倫攝)

  不過,在進入立全社區後,看到不少有趣的事。右轉蔗南路180巷,遠遠的可以看到,入口處右側有點泛黃的牆面上,用大大的紅字告訴我們這裡是立全社區,左側則是一個風字,其餘的被看起來是後來建的建物擋住。與我們同行的女生是東海地景系的學生,之前就有來過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有認識。我們在像是活動中心旁的空地停了下來,簡單觀察周遭環境,很能感覺的到這裡很用心在社區經營上,除了有雨撲滿外,也有很多看似用回收材料DIY的裝飾物,空地的遠方擺了幾輛腳踏車,上面掛著「綠色交通,節能減碳」的標語,另外,在每個電線杆上,都有顏色鮮豔的特殊彩繪。而看似活動中心的地方,外面掛著「環保小學堂」的牌子,我們一走到門前,就被問說是不是落單的學生,後來問了才知道說,中教大的通識課程在這裡進行。

  從進到這裡後,眼前所見的事物,持續給我很大的衝擊。這裡的建物是六、七零年代的樣貌,紅色的鐵門上有藍色門牌號碼,每個門牌號碼都對應到一個郵箱,沿著鐵門往上看是中央樓梯、有圖案的毛玻璃,中央樓梯的兩側是住家,窗戶外的鐵窗是彎曲有變化的細鐵窗,比較特別的是,每個公寓的紅色大門上方,都有一個矩形板子,上面都有不同的意象。

文中提到的紅色大門(圖:黃子倫攝)

  回到環保小學堂,聽了這裡的居民介紹,裡面在進行的DIY課程,是用回收廢紙和白膠混和攪拌後,像是水泥的特殊材料,可以像陶土一樣做一些東西,在紅色大門上方的矩形板子,也是用這個特殊材料做出來的。活動中心外的遮雨空間,是一整排的回收區,上面很明確的分類不同回收資源,對於這裡的居民來說,這些都是他們可以利用的資源,前面看到的一些裝置,大概都是用這些回收資源做的,引人注目的還有腳踏車發電機。後來在與他們的聊天之中,也聽到這裡是以環保社區起家的。

  除此之外,也看了這裡的工作室和文物館,不過這也讓我開始思考一些事:很多掛著特色社區的地方,難免都會落入某種窠臼。不難發現,特色社區間其實大同小異,可能會營造地標、彩繪空間、體驗式課程、販售當地特產、擁有社區的工作室,而且都會提倡環保(雖然在永續經營下,環保是必要的)。訪調外的討論中,這樣的現象跟政府有一定的關係,政府大力提倡社區營造的概念,舉辦了不少的評鑑和比賽,某種公平下,需要建立一套評比的標準。這些參與比賽和想要爭取社區營造經費的社區,可能就會跟著標準走,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在跟居民訪調時,那裡的大姊提到因為比賽的需要當地特產的關係,他們就有做回鍋油肥皂,上面還有印著立全的字樣。這些可以讓我們思考,社區營造這件事可以如何去改變,是不是可以在評比上有更大的彈性,而不是按照固定的規範,讓社區有更大的空間發展自己的特色。不過,這個社區比較特別和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他們濃厚的社區意識,大姊有跟我分享個故事,有次颱風來的時候,社區的變電箱壞掉,但遲遲的等不到台電的維修人員,就有熱心的居民幫忙修好。立全社區能成功發展的原因,跟積極的社區參與和認同,有強烈的關係。

  訪調中也看到不少皮膚黝黑的原住民,大姊說這些原住民是最近幾年租在這裡的,因為這裡房租便宜的關係,通常會在這裡的人都是中下階層的人。從這個現象可以思考,經濟弱勢的族群,無法負擔太貴的房租,都市昂貴的地價房價,間接的排除這些人在都市之外,由於工作的關係也不能離都市太遠,只能被迫到城鄉交界的地方生活。我們可以預想的是,如果這裡被列為都市用地後,會有很多後續衍生的狀況,前文描述這個區域的道路和建築形態,跟現在重視生活品質和建築防災的概念是相距甚遠的,很有可能會變成大面積的抹除式規劃,規劃後或許會更好,但真正要去思考的,是原本居住在這裡的居民,重劃後無法避免的是地價上升,屆時居民可能就會需要遷離。

  區域計畫將這裡定位成都會樞紐,主要有國際與區域型商業消費的機能,事實上這裡還是鄉村區和農業區,是否有這樣的必要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在這次的訪調後,大大的顛覆自己對社區的想像,原本覺得社區是在一個封閉的範圍內,是由多棟透天厝組成的,或是像是大廈分層分戶的居住型態,其實形成一個社區,重要的是居民對他們所居住的地區了解和認同,就像大姊跟我們分享當地水井的故事,對自己社區有一定的了解。當地開始社區營造,大概跟尋求更好的生活品質有一定的關聯,每個人對美好居住環境的想像,生活背景、環境不同等眾多因素影響下,會有不同想像的結果,這裡的居民熟悉這樣的生活型態,透過社區營造後表現出對居住環境的想像。是否因為防災或是其他考量下,需要完全拆除這樣的環境?是否有較柔和的再造方式,在不破壞原本的樣貌,讓這個居住環境更好?還有一個層面可以思考的是,如果這裡被拆除後,他們獲得了一筆補償金或是補償地,失去原本的居住地,那原本居住環境的樣貌以及社區意識可以由量化的方式達到平衡?這些可以與土地正義和文化資產保存一起思考,或許這裡的建物還稱不上古蹟,不過背後的社區發展歷史意義,是不是值得我們留下來思考?

文章:甫承


分類:城市故事
標籤:城市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