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交流】子倫:一座理想的城市-寫在港台組織交流前

位於灣仔的藍屋,開發壓力下少數保留的建築(黃子倫 攝)

 

台灣與香港:相近的命運

這些年來台灣面臨了城市發展的危機,不論是大家所熟知的臺北樂生、苗栗大埔、桃園航空城,或是我們臺中城市發展田調團所專注的市地重劃,在政策下弱勢的居民總成為「開發」口號下的犧牲者。台灣在城市發展過程中,承襲了過去黨國思維與地方派系分贓利益的陋習,市民總是無法參與都市規劃,這使我們面臨迫遷議題時,總是束手無策。而鄰近的香港,面對地產霸權的壟斷使常民生活受到擠壓,城市小販、文化記憶總在都市更新時消逝,更新後的街道巷弄成為服務「高階級」的高級住房,而弱勢居民不斷的向外遷移,找尋屬於他們的生活空間。

不分地域,台灣與香港皆面臨城市開發而有不斷迫遷的市民。然而,城市真如開發派所說:「這是發展必然的結果嗎?」還是在「發展」的口號下潛藏了更極化的社會呢?許多的研究試圖尋找城市發展背後的邏輯,而這邏輯導向了現今抗爭常見的口號─「地產霸權、官商勾結」,產生的結果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階級越趨對立的極化社會。面對城市極化的發展,我們需要一座理想的城市,它是免除階級、性別與種族的歧視,並使每個居住的市民擁有公平參與城市決策的權利

 

由信仰到行動:理想的城市的可能

我堅信一座城市內的市民都擁有實現自己理想生活的夢。這夢可能很簡樸,在自己的家園看著小孩成長、在一個社區彼此照顧或是走到熟悉的夜市攤販去吃喜歡的消夜。夢也可能很「高貴」─在私人別墅內舉辦泳池派對,不論哪一種夢,每個人應被賦予做夢的基本權利。但弱勢者的夢卻可以在政治操作下輕易的被剝奪,一轉眼的土地重劃或都市更新使每個街區都成了門禁森嚴、保全、監視器林立的空間。而原有鄰里文化、社會生態空間都已面目全非。不論是在臺灣臺北樂生歷史空間、苗栗大埔居住權利、臺中社會生態空間皆受到都市發展而遭到摧毀;或是香港的喜帖街、藍屋保存運動等…台灣與香港皆面臨極化的城市,而不均的結果卻由底層的市民來承擔,這樣的結果將造就城市的對立,也加速城市的衰亡。為了避免城市的對立與由上而下的規劃,我相信市民需要組織與參與,與政商同其位的方式決定城市的未來

 

港台交流:擴大行動尺度、相互理解區域脈絡下再行動

市民生活能夠展現出地方的生命力,也因為有生命力才能造就不凡的城市。香港東北反高鐵、捍衛住房聯盟、觀塘工業區改建與土瓜灣社區營造過去曾面臨都市更新影響,市民組織開始抵抗,其中港人藉由組織行動,以論述來描述菜園村等…常民的生活。

參與田調團期盼的是對台中乃至台灣,市民能組織並呼喊著城市的權利,這權利來自於日常生活基本居住的人權。因此藉由港台兩地市民參與的組織團體的交流,能帶擴大行動尺度,並帶來不同的視野與文化刺激,並在未來能更具洞悉的行動。

7月4號起,台中田調團與香港城市組織將進行交流。你若加入了這次港台交流希望能夠獲得你所想要的事物,並對你產生啟發;你若沒有加入,請關注我們的系列文分享,使你能夠了解兩地所面臨城市困境以及市民如何因應。我們將會帶來香港市民參與的經驗,也分享台灣的經驗,讓港台之間城市的交流能有所助益。最後,理想的城市來自於市民皆有權利去參與,以多元、多樣與民主的情況下邁進,你我都會是這重要的一份子,你的參與/關注將會是行動者最溫暖的力量!

參與港台交流的夥伴們

 


分類:港台交流
標籤:香港, 台中城市發展田調團, 城市權利, 理想的城市, 港台交流, 市民參與, 港台交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