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交流】宛珍:城市散步系列之三

城市異象
在東京,下著大雨日本人都要穿著皮鞋高跟鞋,沒半個例外,搭港鐵時對面坐著一群穿著夾腳拖的年輕人,覺得這樣放放鬆鬆的多好。在中國多個城市不曾看過有人赤裸上半身,香港卻看到很多勞動者打赤膊,實在是很親切。香港和中國城市的樣貌許多不同,只有在廁所的時候感覺一樣,環境髒亂不重視他人使用觀感,很多硬體設施都壞掉。

旅途中為了畫畫而停留,為了停留而畫畫
我對南亞的種族本來就很好奇,在香港看到好多戴頭巾的錫克教徒都特興奮。今日的維多利亞港在多次填海造地後面積已大幅減少,午後難得的悠閒時光,許多南亞人坐在一起聊天。其中有一個人孤單憂鬱的坐著,有時有一個朋友來找他說話,一旁有中國遊客很開心地在拍照。我畫他時還有另一個中國人一直看著我在畫畫,畫完了他,不知為何,那幾天的心情就讓我想上前,請他在我的畫上簽名。大概是那個中國人誇獎我的畫吧,我不管畫的好不好看會不會被拒絕,人在國外就變大膽。


維港人物

港九兩岸最近距離已由兩公里變成九百公尺[1],維港看過去的港島,綿延不絕密密麻麻的建築物、商辦多得嚇人,無法一一入畫,遠方山頭也被開發了,讓我好驚訝,便把山上的房子也畫了出來,並看的到我那天搭山頂纜車從太平山上往下眺望的地方-凌霄閣。旁邊一群南亞人,還有一個看著海的歐美遊客。南亞人講什麼我都聽不懂,我也不管他們,在香港有許多聽不懂的語言充斥在耳邊。


隔著維港眺望對岸山頭(太平山)

在維港聊天的南亞族群
看似觀光客者

香港白話文
語言是個有趣的東西,聽說西班牙的一個小島上還有僅存的古老的口哨語呢!這次的一個樂趣就是聽香港人說著平常使用的粵語,猜猜看自己能聽得懂多少。粵語有九個聲調,發音有些有點像客家或台語,但相對台灣人來說有些音很難發的準。覺得以前很多粵語歌很有味道和情感。

在香港我走路東看西看的,常擋到人家的路(就說路小人擠),常常聽到路人說Sorry。還有不管是請人借過或是在餐廳吃完飯,常聽到路人或老闆說「唔該」,有「請」、「麻煩您」、「勞駕」、「謝謝」多重意思。問路前或要麻煩別人或謝謝時我就會說這一句,很好用喔。


地鐵一景

茶餐廳小故事
如果說冬天的哈爾濱結合上他的異國建築,是一座視覺與觸覺的城市;那茶餐廳和說粵語的港式生活,便是味覺與聽覺的新體驗。這次的美食之旅令人留連忘返。提起味覺,不能不提在灣仔「華星冰室」喝的凍奶茶(冰奶茶),台灣早餐店的奶茶遜掉。這次香港也有喝到熱奶茶,偏苦而凍奶茶偏甜,而觀塘帶我們導賞的炳德教我們可以點菜單上沒有的「茶走」(發音: ㄘㄚˇ 鑿)-加了煉乳的奶茶,就不會像我第一次喝到一樣的失望。

飲茶相關的小分享,去糖去冰香港有很多說法,其中一個是走糖走冰(發音:鑿統鑿冰),是不是很有趣呢!

下一期就要介紹香港人聞之喪膽的重慶大廈喔!

[1] 維港百年 滄海桑「填」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50710/19214092


分類:港台交流
標籤:港台交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