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調札記:台中市違章工廠踏查】

12/30,我們自烏日高鐵站出發,沿著國道一號往北到達豐原交流道,隨後便要拜訪在潭雅神地區內違章工廠密度最高的潭雅神交界帶。沿著高速公路北行,兩側地景是過去林立於都市邊緣的工廠,隨市地重劃後期發展區開放後,轉變為現在看到的高樓大廈,造成原本的工廠紛紛遷移至城市更外圍,以北往潭雅神,以南往烏日溪南。

散佈於田地間的違章工廠大致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當初喊的家庭即工廠,第二類是成為生產鏈中專注做某一環節的工廠,而最後一類則是較惡質只為降低成本的大廠。其實,光看著「農田上種鐵皮」這個現象,很難去分辨大小廠還有產業之間的差別與關係,便也難以得知他們的現況和選擇。這次踏查,我們和相對較了解市面上產業現況的天下雜誌記者們一路看下來,更訝異著某些算是資金充足的大廠以奇形怪狀聳立,並透過良好的政商關係就地合法化成為零星工業區。

中午在南區高工路吃飽飯後,便開始下一波的拜訪行程,去繞著樹王及夏田地區,隨後便在夏田地區的一片農地上停下來。

這裡看起來很漂亮,可是臭得要死,小胖指著大里區國中路上的某塊空地說,這裡本來的電鍍工廠,因林佳龍的「即報即拆」政策而拆除掉了。可怕的是,我們完全無法得知這間工廠現在去了哪裡(是否也到了太平嗎?)。旁邊灌溉農田的水道散發出某種怪異的惡臭,小胖說這裡的田都在等待,他們都在持續等著,等著都市擴張時的買賣,等著變黃金。

然後大家開始討論不敢吃哪裡的米,哪裡的地瓜葉不要吃,笑虧某些地方名產可以賣電鍍空心菜,還可以標榜不灑農藥,其實真的很可怕--因為無從得知。

接著我們到了烏日溪南一帶,工廠相較潭雅神更密集,一條路上整排的工廠,然後在其之中夾著小塊農田。有人笑稱:「哇!這塊特定農業區真是發達!每甲地年產值都是千萬起跳!」

除此之外,一路上看到很多廠房出租的廣告,原本我們一直以為是要做工才蓋工廠,沒想到,也有直接蓋好一堆工廠,然後準備高價出租的狀況。看著空空的廠房,還有以上一連串的荒謬現象,實在不知道要說甚麼了。

我們持續探究著到底該如何處理違章工廠問題,持續在工農之間矛盾著,未來該怎麼走去。只能繼續摸索,如何讓大廠在輿論壓力下,遷移至編定工業區;如何重新設置一套新模式的都市計畫區的工業用地,讓小型的機械車床廠有個可能;如何考據以中小企業為主體的德國及日本,是如何處理電鍍產業在機械業裡的必須。只能這樣一個小環節小環節的理解,然後繼續的面對。

圖、文:媁婷、小胖


分類:城市故事
標籤:城市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