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淹水後  反思前瞻水環境建設計畫

6月1號的暴雨讓台灣各縣市皆有不小的災情傳出,經6月6日自由時報報導,水利署長賴建信表示:已檢討一一七九處淹水情況,其中一○九五處為『內水宣洩不及』,佔九十三%,僅八十四處為堤防破損,水災主因是短期強降雨規模遠超過都市排水、或非都市土地排水系統保護標準,未來將先通過流域綜合治理計畫,再配合前瞻經費改善排水系統。」

另外依6月8日自由時報報導,林全院長表示:「這次豪雨造成嚴重淹水災情,主要是因極端短時急降雨超過現行排水保護標準所致。目前易淹水的地區面積仍有292平方公里尚待整治,請經濟部針對治水相關計畫進行系統性及整體性的檢討與調整,務必使每一筆治水預算都發揮最大效益。」

前面兩篇新聞報導,我們的中央政府官員拋出了「短時強降雨超越排水保護標準」、「內水宣洩不及」這兩個問題,從這兩個問題我們可以開始反思,所謂的水環境前瞻建設計畫,給了我們什麼樣的「前瞻」水環境?

 

先弄清楚台灣河川、排水的防洪頻率年

台灣河川防洪頻率之設計淡水河為200年,中央管河川為100年,縣市管理之河川為25年、區域排水系統為10年、雨水下水道為2-5年,這裡所謂的「年」並非是一定週期會發生的水患,學理上之定義為某種大小的洪峯再發生的平均時間,亦即在一段時間內大於或等於這個大小的洪水可能會發生一次。若以目前市區雨水下水道排水的防洪設計標準而言約時雨量79mm (該數值會因為不同地區而有不同之數值),而6月2日台北士林測站時雨量曾達到85mm,已超越市區雨水下水道之設計標準,造成部分地區有淹水情形發生。

 

「很簡單啊,我們要提升防洪頻率年,最好每條都200年就不怕了!」

提升防洪頻率年的強度是一個非常直接的做法,把每條河川、溝渠的堤防、提岸都加到像淡水河一樣高就行了!然而,這樣的作法雖然直接但也非常的不切實際,大致上可歸納為以下四點原因:

  1. 所耗經費不貲:任何一個政府部門皆沒有這樣的預算來執行全面性的架高堤防。
  2. 已建成區的困境:已建成區的雨水下水道管線接已設置完畢,若進行全面性的防洪性提高,這意味著斷面加寬、水路加深,更可能涉及大面積的拆遷、徵收問題,社會或經濟成本過於沉重。
  3. 與水生活環境斷裂:阻斷了水與綠的河川、溪流環境,不僅使得人無法享有親水環境,更使得既有之河岸生態棲地受到侵擾。
  4. 內外水問題之處理方式不同:都市內水問題並不會因為加高堤防就得以解決,都市內水之問題主要是因為都市開發,而造成原本的自然水環境遭受破壞,致使暴雨逕流因為宣洩不及而對都市地區產生衝擊。

 

淡水河堤防為保護人類生命財產將人與水的關係切斷
圖片來源:http://www.panoramio.com/photo/1494721

 

那前瞻水環境建設對於未來的都市水環境做了什麼改善?

參考水環境建設計畫簡報第19頁,該策略提及了土地開發單位設置減洪設施吸納逕流量、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分擔多餘逕流量、既成土地使用逕流分擔,整體而言,從內水逕流分攤的策略是值得肯定的,然而這僅只是策略?或是實質編列預算全面改善台灣的都市水環境呢?

 

圖片來源:水環境建設計畫簡報 第19頁

 

參考水環境建設計畫簡報第25頁,從下圖總共20項經費而言,皆無一條是花在改善都市水文環境之用,筆者可以理解既有的縣市管、中央管河川排水仍有諸多議題需要改善,然而該些改善皆是針對外水問題而做的處理,但可以看見前瞻水環境建設計畫並沒有將都市水文環境列為重要的議題。

 

圖片來源:水環境建設計畫簡報第25頁

 

都市水文環境的重要議題是什麼?

筆者認為,借鏡歐洲生態城市(Eco-City)或美國低衝擊開發(Low Impact Development)亦或是荷蘭還地於河計畫(Make Room For The River)的經驗而言,他們全部都指向了一個重要的議題—重現「自然的都市水文環境以及人與水的關係」。

在美國,LID技術甚至已經模組化,成為一種城市規劃的技術手冊,技術手冊中也針對了不同尺度的空間(城市、基地、道路系統等),提供不同的模組設計與技術支援,例如在這些模組設計中,有我們常見到的人行道草溝植生帶、綠屋頂、透水鋪面、雨水撲滿、下滲式樹穴等等模組設計,換個角度想想,美國所執行的LID不就是再基礎不行的「都市基盤設施」嗎?什麼時候台灣人行道邊的草溝會有滯洪功能?停車空間也有滯洪功能?分隔島上也有滯洪功能?這樣無所不在的滯洪功能,以現在的前瞻基礎建設而言是必須要做的,而且應該透過預算編列把新一代,具有滯洪、景觀、恢復都市水文功能、生態功能的都市基盤設施列為未來的公共工程標準。

 

都市的開發造成水文系統破壞增加地表逕流
圖片來源: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不只是滯洪而已

LID設計所帶來的好處不應只是滯洪而已,透過整體性的LID設計,不僅可以提供暴雨來襲時遲滯、下滲、加強地下水補注的空間,亦可以提供都市所缺乏的綠地空間,除此之外,LID所設置的天然植生帶對於雨水沖刷路面所帶來的有機汙染物皆有很好的淨化功能,避免有機汙染物因為暴雨的沖刷直接進入河川。

除了上述公共工程所能提供的LID設計以外,都市計畫區更需要透過都市設計或是建築技術規則之調整,將LID設計觀念整合並落實到私人開發的案件上,而現今的確已有許多案例甚至是法規上的調整,朝向基地開發零增逕流之方向邁進,這是一個很好的突破,但在已建成的老舊社區,除了建物的重建得以新增一些暴雨逕流儲存空間以外,是否應該思考透過都市更新整建、維護的方式,視建築物的結構安全性適度的將暴雨遲滯功能納入?

 

路邊側溝提供了雨水遲滯功能以及良好的景觀
圖片來源: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與水共生的新態度

前瞻基礎建設水環境計畫,除了工程以外並沒有針對未來在氣候變遷下的問題做出詮釋,筆者認為在未來高強度、高頻率的極端降雨情況下,「與水共生下的調適與減緩」才是未來面對暴雨與極端氣候變遷的態度,「與水共生下的調適與減緩」並非不會淹水,而是對於暴雨帶來的淹水災害,透過減緩(諸如LID設計)或調適(水災保險、一樓架高…)等手段使其對於人類的生命財產威脅減至最低,並能使防救災系統發揮最大效用並於最短時間復原,並且還能保有「與水共同生活」之空間。

 

文/Khan


分類:城市議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