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09月 2016

【城市議題:關於農地農用的再思考】2016-09-29

有些問題總是不斷地讓人覺得,是時候該做出改變,每年以政策性或非政策性的變更農地,依舊使農地以著每年4000公頃的數字在消失,部份淪為政治酬庸的產物,部份則成為未登記工廠的興辦廠址,部份則成為農發條例的農舍興建地。但台灣的特定農業區,我們看著公部門怎麼算怎麼湊,大概也就是41萬公頃,簡單來說,當我們繼續維持著這樣的開發使用行為,100年後,台灣將沒有任何農地可耕作,大抵就剩山坡地或者在充斥建築物以及工廠的零星農地。這也是為甚麼中央土地管制的主責單位營建署,要這樣嚐試在它所做到的框架下,不斷送審國土計劃...Continue Reading...


【城市議題:關於農地農用與違章工廠】2016-09-24

還記得會被人耳語說,你們田調團是不是要讓違章工廠就地合法啊,雖然我常常都會覺得這種說法是白目講的話,但我還是只能不斷重申。我們得面對這個現實的問題,才能創造我們應然面可達成的農地農用。我不可能拿著甚麼大旗,說違章工廠通通拆除,那只表示,我們把更多工廠逼上絕路,繼續造成從台中逃到彰化南投,下一步再逼去雲林嘉義,但對於現實世界,就是繼續蒙著眼睛放屁。在講農地工廠全面拆除的,你有沒有意識過,矽品、車王、綠點乃至苑裡的億光電子,就直接在早先的農業區裡面,一步步取得變更的能力,從農業用地變丁建,甚至專案再變成...Continue Reading...